博客首页  |  [吴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吴侃  >  未分类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失踪案背后的鬼影

73866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失踪案背后的鬼影

吴侃

 

这几天一个热点曾一度盖过了美国制裁中共这个当前最热门的新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的妻子Grace Meng)向法国警方报案说孟宏伟失踪。

 

媒体说孟宏伟“9月底前往中国后便失去了联系,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法国警方日前接到了孟宏伟宏伟妻子的报案,昨天(105日)宣布立案调查。”

媒体上展示了孟的妻子(Grace Meng)提供的孟宏伟最后的短信,也是他们最后联系的日子“925日”。

但媒体一致用孟宏伟于929日回国。既然925日发了最后一条信息,表示遇到危险。那么当时孟宏伟在哪里?既然已经感受到危险,孟宏伟为什么还要回国?媒体又是怎么断定孟宏伟是929日回国?既然解释不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孟宏伟于925日就遭遇危险,那条短信是他在匆忙中发出的最后讯号。

蹊跷地是,为什么不是国际刑警组织报案,而是孟的妻子(Grace Meng)报的案,就是说,国际刑警组织这么多天没有联系过孟宏伟,这个从925日就失踪了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在消失近十天里,国际刑警组织竟然不知道,也没有跟他联系。那么是否是说国际刑警组织知道他们的主席去了哪里?或预订好了有安排。

孟的妻子(Grace Meng)在这近十天没有联系上其丈夫,为什么不报案。孟的妻子(Grace Meng)在这期间是否询问过国际刑警组织知道其丈夫行踪,或者询问大陆方面。如果没有,孟的妻子(Grace Meng)为什么在104日傍晚向法国警方报案,为什么?

为什么报案?为什么到104才报案?再来回头看一下孟宏伟给妻子的短信。

初看吓一跳,一把匕首。这哪像夫妻间交流。说这是暗号,是,这更像是情报员接头传递情报暗号。没有任何夫妻情分可谈,这不是夫妻间带感情的交流,分明是情报员约定。不由得让人猜想孟宏伟与孟的妻子(Grace Meng)到底是夫妻关系,还是伴侣关系,或其它。

从图片上看,这是 925日发了一个信息,那么,按照孟的妻子(Grace Meng)的解释,是约定,表示遇到危险就发这个图。如果说那是约定,那就是说孟宏伟已经感到危险,或者已经得到有危险的信号,那孟宏伟猜测的这个危险来自哪?国外,还是中国大陆。如果是来自中国大陆,孟宏伟为什么又要回中国大陆?是约定,就不只是发“危险”警报,肯定还有后续安排,包括如何应对,之后找谁联系、财产如何转移等等。

孟宏伟是中共派到国际刑警组织任主席,他还有其它身份,包括中共公安部副部长,那么他回大陆完全可以是公务出差。孟的妻子(Grace Meng)觉得孟宏伟有危险,从披露出来的短信可以看出,孟宏伟从925之后就没有跟其妻子(Grace Meng)联系,孟的妻子(Grace Meng)为什么没有觉得异常,或为什么没有询问国际刑警组织或中国大陆方面。如果说孟宏伟经常以这种方式外出,不跟家里联系,那孟宏伟是否还有别的身份,从事着秘密任务,不能让外人知道,甚至孟的妻子(Grace Meng)也不清楚。

是什么事件让孟的妻子(Grace Meng)觉得孟宏伟出现问题呢?是怎么知道孟宏伟遇到危险了?谁透露的?而且还透露威胁到孟的妻子(Grace Meng)母子安全呢?孟宏伟的妻子为什么在104日傍晚向法国警方报案呢。网上有文说这个时间节点很重要。是,它在中共透露孟宏伟下落和孟宏伟提出辞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职务之前向法国警方报案,引起舆论热炒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失踪了,让中共难看。

其实,在大陆“失踪”并不是一个新奇事物,这么多年一直有被失踪的报道,中国政府官员对这种事已经麻木到无所谓的状态,而且很多“被失踪”者可能就是出自孟宏伟的手。按理,象孟宏伟这样一个中共公安系统官员,是血债累累,恶贯满盈,其被抓对普通民众来讲是大快人心的事,不至于有什么大的影响。

但这次不同的是,这个失踪者是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这就不只是个笑话。那么,向孟的妻子(Grace Meng)透露孟宏伟的处境和中共将要处理孟宏伟和其家人的结论,这个神秘人物起着最关键的作用。这个神秘人物让她向法国警方报案。

本来,一个女人营救其丈夫是无可非议和值得同情的,但这种高调得表态,是为了吸引眼球,为了“深爱的丈夫”、“年幼的孩子”,为了“祖国和人民”,“为了所有的妻子和孩子的丈夫”“不再被消失”。

孟的妻子(Grace Meng)在采访中高调讲得一番话。网上有人甚至把孟的妻子(Grace Meng)炒作成什么孟夫人大仁大义这种肉麻的烂炒是中共流氓特务的标配,因为不知什么是人伦天理,不懂什么是“仁”什么是“义”,进行如此肉麻地炒作歌颂,如果是因为孟的妻子(Grace Meng高调得那番话,那正显出中共培训出来得功底。中共那些官员哪个不是人前高调,背后竟干见不得的勾当。真要想为社会做点好事,孟宏伟掌握大量中共犯罪证据,孟的妻子(Grace Meng)只要公布这些证据,包括这几天在台湾被提到的在大陆活体摘除器官,就足以震慑中共。

 

这种宣传更说明孟的妻子(Grace Meng)的行为不是简单的救夫行为,是反习派的反扑与对抗。中共是一个控制一切资源和国家机构的专制政权。从另一方面讲,一切都能成为权斗的工具,包括这些派驻海外的特务机构,都成为中共内部权斗的工具。只要能用上,全部不择手段用上,孟宏伟的案子就是典型,中共权斗都打到国际上来了,就是为了权利可以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中共是这帮人合伙榨取民众的招牌,然而,一旦危及其利益,其又不惜拆毁这个招牌,来打击对手。

 

另外,中共官员普遍都有贪腐罪行,官员犯有刑事罪责的也相当多。中共的政法系统是一个高危行业,与一般高危概念不同,其高危来自自身,而不是外界,中共政法委官员的贪腐和荒淫无度,是由于其权力的膨胀,丧失理智。9月已经出现二十多个城市政法官员被以贪腐名义拿下,外界猜测又到了政法官员密集发案的阶段。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这些人在海外,还高调打出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我们看高智晟、王全璋律师失踪,他们的家人在大陆受到各种打压和迫害,但也没有如此高调地喊,有生命危险,在中共暴政下,那些良心犯的家人都沦为最卑贱的那类,他们知道自己家人会受到什么样的迫害,但还有家人在大陆,在中共手上,那种痛苦,心在流血的痛苦,他们也没有如此高调说自己生命受到威胁。那些在海外被中共视为眼中钉的人权斗士也没有喊要美国警方予以保护。相反,只有这些中共利益集团的成员,才会钻民主的漏洞,高调喊生命受到威胁,要警察保护,这些有的是为了保财保命,还有的是执行中共“沉船计划”,用这种方式制造声势。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些中共利益集团的成员很多都是身负血债的。随着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的执行,保护这些人最后会落得一个尴尬的结局。

 

起底孟宏伟曾经的一个职务“国家反恐办主任”,这个“国家反恐办公室”是个什么机构,是一个打着“反恐”名义,专门用于镇压的彻头彻尾地恐怖机构,在新疆、在西藏,对少数族裔的镇压,对信仰团体的迫害,都有中共“国家反恐办”的身影。孟宏伟宏偉是刑事犯,犯有反人类罪,中共派这么个犯有反人类罪的刑事犯去管理国际刑警组织,这才是最大的嘲笑。

有媒体称,为了避免出现类似孟宏伟宏伟突然失踪、被查这种现象,应避免给中共官员担任国际机构领导职务。但是马上面临梵蒂冈允许中共任命主教,这些中共任命的主教,很多都是中共官员,面临中共家法伺候。那时梵蒂冈将面临难堪。

只有明辨善恶,擦亮眼睛,认清中共的诡计,远离中共,才能避免这种尴尬再次发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