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吴侃]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吴侃  >  社会
再看913,一个谎言套阴谋的冤案

73601

再看913,一个谎言套阴谋的冤案

 


913事件至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关于913事件的各种说法和证据出现相互矛盾,以致,913事件的很多“疑点”成为“谜团”。
“谜团”是站在“刺杀(政变)”说、 “叛逃”说的角度来分析这些“疑点”得出来的,都是围绕着“刺杀(政变)”、 “叛逃”来解释、圆这个说法,发觉总说不清楚。换一个角度,可能都解决了。
一、    林彪或者林立果“刺杀(政变)”说是编造出来的。我们不讲林彪对毛是什么态度,但身在那个狂热的个人崇拜时期,别说去刺杀毛主席,敢反对毛主席都是犯了逆天大罪,有谁敢跟林彪去干刺杀伟大领袖这种事呢?林彪是参与了造神和维护毛泽东形象、地位的人,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发言,捧毛护驾,私下承认说了违心话:“我这样讲是出于无奈。不这样讲,毛主席的威信受到影响,整个局势就不好维持了。”;就象刘少奇、彭德怀都是在毛泽东“威信”面前败下阵来,在那个年代中国普通百姓不知道毛的形象是伪造出来的,在他们心目中只有伟大领袖毛主席;中央内部可能很多人觉得刘少奇、彭德怀那时说得是对的,但如果按照刘少奇、彭德怀,把毛搞下来了,怎么办,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因为在他们脑子里也就是那种思维,这也是这些败下阵来的人自己造成的,因为始作俑者就是他们自己,当然,那时是为了搭伙求财,无论是为了在党内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的私利,还是为了用这个在社会上骗取民心,夺取江山的目的,最初就是他们自己把毛捧成伟大领袖,自己也要吞下这自己酿下的毒药。说政变,之前很多文章分析过,要想政变,那总得有人参与,这么些年苦于找不到参与者。都是官方一面之词,而跟林彪走得最近的黄李邱吴竟然没有一个听说过“政变”这个事,“中央专案组纪登奎向政治局报告:“经审查,黄吴李邱没有‘两谋’”(发动政变,谋害毛主席,南逃另立中央)问题。毛泽东、周恩 来对真实情况会做出判断,为什么不解脱邱会作等人,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001] 到1980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林彪反革命集团”骨干成员的几个人都不知道林彪政变一事,那就是说,林彪“政变”就是一个没有政变成员的“政变”。
那个所谓的“小舰队”是“空军党委办公室调查研究小组”,“受当时日本(《啊!海军》、《山本五十六》等)几部电影的影响,这个小组内部又戏称自己是‘小舰队’,称林立果‘康曼德’(司令官)。”[002]把一个对自己戏称的玩笑当证据来编造刺杀(政变)说;
另外,还包括那个被李伟信说是于新野笔迹的《“571”工程纪要》,但林立果“小舰队”成员竟然都不知道有这个『纪要』。象李伟信这样不敢死,只想活下去的人,在专案组威严攻势震慑下,按照专案组的要求炮制了《“571”工程纪要》是“小舰队”的,也顺理成章,反正所有与之相关的当事人都已经死掉,他怎么编都死无对证。只是,网传那个《“571”工程纪要》笔迹经过辨认是毛泽东的通房大丫环兼秘书张玉凤的笔迹。这倒更符合逻辑。
二“叛国”说,当年是说林彪阴谋搞政变,刺杀伟大领袖毛主席,阴谋败露仓皇出逃苏联,叛党叛国,飞机坠毁摔死在温度尔汗。『“林彪集团武装政变的阴谋败露,仓皇出逃,叛国叛党,逃往苏联,所乘专机在距温都尔汗约60公里的蒙古依德尔莫格县苏布拉嘎盆地坠毁,机毁人亡。 折戟沉沙”』既然“政变”说不存在,那“叛国”说又从何而来呢?

三、所谓“疑点”、“谜团”。这些相互矛盾的情况就是在编造过程中露得馅,谎言毕竟是谎言,就会有破绽,以便将来被戳穿。纵观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由谎言构成得血腥历史,“刺杀(政变)”说、“叛逃”说编制得低劣,也就不足奇怪。

很多人说913事件是突发事件,但是仔细看913这个过程,会发现,913事件完全是有预谋的一次政变,不是林彪搞得政变,是毛泽东发动的一场有预谋地政变。这场政变是从毛泽东南巡讲话开始。有学者说毛泽东南巡讲话是“敲山震虎说”。那是中共的说法,把毛泽东摆在英明领袖的高瞻远瞩的位置上,去看待913事件。毛泽东南巡讲话几个目的:一、给周围这些人吹风,公开他这次要把林彪竖成靶子,表明他跟林彪的矛盾已经不能调和;二、对那些跟林彪走得近的部下打招呼,要他们从新站队,表明运动已经来了,你们是跟我混还是跟林彪走,让这些人表态,从新站队;三、通过这种方式,让人透话给林彪,逼林彪动。四、如果那些回忆录或回忆文章写得是真的,那毛泽东已经把庐山会议的问题扩大,开始散布林彪谋反的罪名。
毛泽东一副“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的架势。
有人说毛泽东1971年南巡谈话:曾想过挽救林彪。这要么是给毛泽东贴金(也是给中共贴金);要么就是不了解毛泽东的人地解释。文革开始后,刘少奇几次想给毛泽东认错,毛泽东为了不见刘少奇,甚至把出来散步得习惯都改了,不出去散步,就是不见刘少奇,不给刘少奇机会。
李作鹏在告诉黄永胜、邱会作毛泽东南巡讲话内容时,也对毛泽东南巡讲话内容作了概括:毛的谈话有三个重要之处:一、九届二中全会问题没有完,还有穷追猛打抓后台之势。二、上纲比以前更高了。三、矛头对准了林彪。

此时,林彪没有动,也不能动。林彪不论从个性上,还是从对中共历次运动的经验总结上看,都知道不能动,怎么动都对自己不利,认错就是给毛泽东留下自己有错,甚至是有大错的口实,为之后被毛清算挖了一个坑;而林彪的任何抗争也是给毛打击他的口实。林彪认为毛泽东不可能再象文革初期搞红卫兵,利用学生造反来打倒我;毛也不能给他安叛徒、内奸的帽子,因为我没有在白区搞过地下工作;同时,我没有跟外国接触,毛不能栽赃陷害我里通外国;要说我篡党夺权,大家知道,我林彪根本就不参加会议,出席会议都是被你毛泽东硬拉去撑门面,我没有野心。我只是躲着、避开,那时林彪已经很反感毛泽东的无赖做法。•
但林彪低估了毛泽东。毛泽东一辈子都是靠整人、斗争起家的,他非常精通这套手段,毛有一句名言“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很多人以为是一句口号。毛泽东是深知其道的,不管什么,是党内斗争,还是社会矛盾,只要上升到阶级斗争这个纲上来,就能用消灭阶级敌人的方式来解决,对手乖乖束手就擒。所以毛要想法将林彪问题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毛泽东在想怎么清除林彪,可能林彪考虑的,毛泽东也考虑了,如何给林彪定成叛徒、内奸,搞篡党夺权,如何发动群众批斗林彪,毛泽东这回想给林彪安上一个政变、叛国投敌的反党罪名,那所谓叛徒、搞篡党夺权等罪名都能给林彪安上,问题就解决了。毛泽东南巡就是他已经盘算好了,开始动手的信号。
林彪没有想到毛会用暗杀、政变的手段来解决他和他的家人。

有一年夏天晚上出外乘凉,看到一个人在外面喝酒的,酒喝到一定时候,就有点控制不住,话就多了,多年的压抑就会发泄,借酒消愁,一边喝酒一边大骂毛泽东,他说是黄永胜的随卫,913之后他被弄去审查,交代问题,在西山关押了很久,最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他说林彪是毛泽东害死的,毛泽东让8341用反坦克火箭筒把林彪炸死在防弹车里。
一个市井落魄之人酒后所说,未必是瞎编,他讲得比大陆那些站在官方角度写得关于913事件的分析文章合理性更高。那些回忆文章漏洞很多。有一些回忆文章是假托当事人的名义写的,有很多是伪造的,目的就是给林彪贴上政变、叛逃标签,这就造成事件疑点越来越多。
无论是官方报道,还是一些人后来写得林彪913事件疑点很多,举几个例子:
林彪秘书李文普和8341部队关于林彪离开北戴河的过程不一样,互相攻击对方,那么,是谁在撒谎,还是双方都在撒谎。如果都没撒谎,那就是林彪出逃“演了好几场”,那谁是导演?演给谁看?其实913事件中,竟然没有人最后看到林彪,所谓现场目击很多都是虚构和臆想的,还有一些是为了掩盖自己问题,编造的,还有上面所说“演了好几场”。
林彪秘书李文普怎么下得车,当时的场景是什么样的,是车在急速行驶中跳车,还是在车减速或停下来时下的车,当时怎么跟林彪谈得,不得而知,是否是林彪同意。一直都是模糊的,所有报道都回避了这个问题。林彪“专案组”竟然没有追究,而李文普的存在成了林彪叛逃的唯一证据。
李文普都下车了,没有必要再开枪,如果非要开枪,那就是心理有鬼,可能是林彪知道大难临头,不想牵扯上这些部下,让他走,而李文普心虚,这样走,毛泽东也不会放过他,所以打了自己一枪,表明自己阶级立场,与林彪不是一个战线;第二种情况,可能是给埋伏的小组发信号,枪响为号,可以动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抓林立果的时候开的枪,林立果到北戴河发现异常,又找不到林彪,知道出事,故与来诱捕他的人打起来。
8341部队为什么拦截、围追首长,它怎么敢围追党的副主席,党章中的接班人。谁给的命令,从来没有文章谈这个问题。更没有时间准确到分钟的过程说明。那写那些东西干什么?
林办当天住在96号楼(林彪、叶群住的)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不出来讲清。
林彪的女儿林立衡(林豆豆)及其未婚夫张青霖,林立果的未婚妻张宁当晚也没有看到林彪,因为他们根本不住在一栋楼(林立衡他们住56号楼),96号楼发生的事情,他们根本看不见。所说的林彪被叶群和林立果裹挟出走,也是林立衡推断。而且这个推证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做出的。按照官方说法,林立衡向8341部队反映、并向总理报告林彪要跑。一个女儿去揭发自己的父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你要知道林立衡的身份,不只是林彪的女儿、她是《空军报》副总编,就能想到她能做出这个决定,而且是当机立断地。当天(9月12日)晚上,张青霖,张宁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林立衡觉察到异常,这个异常可能是从8341部队的反应上发现的、也可能是从林立果发出的“警报”甚至是感觉到的。
林立衡是什么时候开始向8341部队反映的呢?在什么情况下去反映这个情况呢,不得而知。
细想当时的场景,危险来了,自己父亲,一个党的二号人物、副统帅也不能保护自己,而且生死不明,保护自己父亲的警卫部队反应也不正常(可能已经封锁道路,包围了这几栋住宅),甚至可能听到枪声。那么,采取什么办法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还能救下自己父亲。这可能是她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周恩来不是所有的人都救,文革中很多人,象贺龙、周恩来的干女儿孫維世等,在关键时候,周恩来并没有施以援手,而是落井下石。在这个时候帮林立衡,周恩来是有考虑的,也就是要林立衡站对立场,帮毛泽东揭发其父林彪叛逃,这样“政变”“叛逃”就更有说服力,林彪的女儿都揭发林彪叛逃、林彪的秘书兼警卫李文普都揭发林彪叛逃,这都是林彪身边的人、包括林彪自己的亲人出面揭发,这多有说服力,这还不足信吗,把大家都给骗了。这才是毛、周阴险所在。就象今天中共搞得电视认罪是一样。
所以周恩来见人就说是林立衡打的电话,说林彪要逃跑,这样,一方面是告诉大家林彪叛逃,是林彪的女儿揭发的,另一方面,他也告诉这些人林立衡有功,我们要区别对待,保下了林立衡,周恩来即保住了自己,同时两方面都讨了好。
为什么在9月12日晚,周恩来告诉李作鹏关于256号专机必须有周恩来和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起飞’的命令。平时,林彪飞机飞行不需要这种限制,那么,是什么让周恩来做出这个决定呢。
周恩来起初不知道毛泽东的政变阴谋详情。9月12日,周恩来开始并不知道毛泽东专列秘密回京,毛泽东专列回京瞒过所有的人,而且毛也不是象外界传的9月12日中午专列开到丰台车站,《毛泽东年谱》上说的回京时间也是假的,那是毛泽东专列车队中的补给车。
直到毛泽东见了相关的人之后,周恩来才得到消息毛泽东回京了,大吃一惊。周恩来9月12日晚10点接到的电话,就是密报,当时正在人民大会堂开会,以往除了毛泽东打的电话,周恩来是不接电话,但这次他出去接了一个电话,估计得到消息可能会用飞机来害死林彪,但具体方案不清楚,周恩来出于自身考虑,不能把这个事说透,那会招来毛泽东的嫉恨。所以,他想出这么一招,不让飞机起飞来保证林彪安全。但后来为什么周恩来又改变了呢,这一方面就是周恩来性格,墙头草哪边强倒向哪边;另一方面,周恩来得知林彪已经死了。这就是为什么周恩来从保护林彪到转变成跟毛泽东一起绞杀林彪。

256号三叉戟“在没有夜航灯光和一切通讯保障的情况下,便在一片漆黑中,于零点三十二分,强行起飞,仓皇逃命。”【注:中发[1972]24号《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三)》第83页,标题为《林彪、叶群等仓皇逃命目击记》一节。】(此段摘抄于李作鹏回忆录)
如此强行起飞,为什么要劫机?一方面是因为不能让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上了飞机,还能造成是叛逃的说法,如果不是追赶而来的警卫部队说是林彪一家上了飞机,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上了飞机。
林彪上飞机的过程,看到红旗轿车下来的人是从三叉戟驾驶舱的一个软软的梯子,上拉下推地上了飞机,为什么不用升降车呢,官方说是仓皇逃跑,来不及用升降车。这是“叛国”说的理由。然而,即使是当时在现场的机场人员这么说也是猜想,因为没有升降车,如果上飞机只能从驾驶舱进入飞机。在现场的机场工作人员,也是在机场调度室,塔台离停机坪还有一段距离,况且是在晚上,根本看不清楚,在白炽灯下,也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人影。所以看到从红旗轿车下来的人是从软梯子,上拉下推地上了飞机。但“上拉下推地”往飞机上上的可能是尸体,那一箱箱的不是文件而是定时炸弹。到底有谁上了飞机,根本就不知道。之后,趁着夜黑风高,这些人又悄悄下了飞机。在混乱中走脱。飞机上只剩下潘景寅和一堆尸体。

256奇怪的飞行,被很多文章解释为在飞机上发生了“斗争”,甚至出现搏斗,最后飞行员潘景寅被林立果用枪逼着将飞机向西北方向开。这种飞行员英勇不屈的故事,是中共惯用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果飞行员真不想飞,他只要把飞机往哪海里一冲或往哪个山丘上一撞,就机毁人亡了,叛逃分子林立果就跟飞机一起机毁人亡,还要被枪逼着叛国!那个年代的人,学习的英雄榜样是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黄继光用身体堵枪眼的大无畏英雄故事,个人崇拜已达登峰造极的地步,已经不是简单的“忠于”层度,那时叫“无限忠于”,那是个疯狂的年代。
看看现在不时地有报道人肉炸弹的事、看看911恐怖分子炸毁世贸大厦,那不是一架飞机,不是一个恐怖分子。为了圣战被洗脑后的表现,但本拉登还是在中共那学的这些。所以,这种飞行员潘景寅被林立果用枪逼着将飞机向西北方向飞的说法就是毛泽东希望大家这么去编的谣言。

这个将256号三叉戟专机开到温度尔汗的驾驶员潘景寅也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专机师的副政委。从256号专机第二副驾驶,当时被潘景寅落下没上飞机的康廷梓回忆,潘景寅9月12日晚上没有睡觉,在等什么人的电话。甚至当空军司令吴法宪直接打电话给潘景寅,命令潘景寅“要绝对忠于毛主席,飞机绝对不能起飞,不管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 [003]。之后,潘景寅仍将飞机开走。据后来发现,9月12日晚0点05分,潘景寅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后,潘景寅只悄悄叫醒三个机械师将飞机开走。这个神秘电话肯定不是林家打的,因为按这个时间计算,那时林彪、林立果即使活着,也是在去机场的路上,不可能打这个电话,那只能是设计这个“叛逃”骗局的人打的。潘景寅是在接受某种特殊任务。

256号三叉戟起飞后形成很不正常的转弯轨迹。为什么? 潘景寅想干什么?按照康廷梓文章提供数据计算一下,
“山海关机场跑道的方向为64度至244度,256飞机就是向着244度的方向起飞的。
“零点36分,航向244度。”
“零点40分,航向270到280度。”
“零点43分,飞行航向290度。”
“零点46分,航向310度,飞行高度3000米,飞行速度500多公里。”
    目标消失。此时,256飞机离机场约120公里。” [004]
之后,三海关机场雷达就看不到256号的飞行了。不过就用上面这些数据,把地图摆开,看看,你会发现飞机在往北京方向飞。
潘景寅在干什么?他要让毛泽东亲眼看到这架飞机在天上飞,表明已经按照既定方案实施,之后它就一直往蒙古国方向飞。
256号三叉戟此次飞行了约118分钟。其中在国内飞行了83分钟,在蒙古国飞行了约35分钟。坠毁于蒙古城市温都尔汗东北的苏布拉嘎盆地
然而,在整个飞行过程中,中共没有采取任何拦截措施,而是任由其飞越国境,这是人们不解的,而且整个飞行过程中,通讯保持静默。吴法宪在其回忆录中提到,“当飞机飞到赤峰附近的时候,我想起在赤峰附近有我们的歼击机部队,就问周恩来要不要把三叉戟拦截回来。周恩来说:‘这要请示毛主席。’过了一会儿,周恩来答复我说:‘毛主席不同意,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真是网开一面,让林彪走吗?不是,因为毛的目的,一定让飞机飞出国境,这样才能戴上“叛党叛国”罪名,进行打击。但也不能让林彪活着出去,所以飞机上是一堆尸体,拦下来怎么搞。
飞机坠毁时为什么机头朝南?有人说是潘景寅不想叛逃想飞回去,这是瞎猜,潘景寅非常清楚机剩的油根本就飞不回去,蒙古方结论256之三叉戟1E型飞机的坠毁原因,是由于飞行员所犯的错误所造成。怎么会这样?看看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孙一先在《在大漠那边: 林彪坠机真相》有几处描写坠机情况。
“看过1至3号尸体后,大家向东南绕过又一扇舱内的门,这门已被炸裂破碎,来到第二堆死难者旁边。这里是四具尸体,与第一堆的距离三十多米。”
“这截大片机翼的翼根处,有一个大洞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不正是我要找的证据吗?翼根厚度五十厘米上下,我登上去仔细观察,洞在翼根处中央,“民航”的“航”字旁边,直径四十多厘米,周围有不规则的铝刺,刺尖有的朝里,有的朝外。它的旁边有兔耳朵形的细长洞两个,与大洞并不连接。翼根连接机体处的铝蒙皮凹陷,但没有燃痕。我进一步探查这个洞的底部,却发现并未穿透,机翼另一面完好无损,这只是一个向一面开的大洞。我默想,这个大洞很像是一枚地空导弹打的,但它却与我过去看过的被我军击落的国民党U2飞机不同,那枚导弹是齐翼根处穿透,打掉了整个机翼,而这个洞为什么只朝一面开口?莫非是这个飞机大、机翼厚?那又为什么洞口朝上呢?我从各个角度拍了这个洞的照片,蒙方陪同人员很注意我的举动。离机头灰烬前方约八十米处,在烧焦草地的边缘,有一个从根部炸断的起落架,而起落架上完好无损的轮胎,则滚到它的南边二百来米未燃烧的草丛中。” [005]
这个大洞恰恰不是导弹打的,因为它没有对穿,只能是爆炸,飞机在天上就起火了,说明在天上飞行时就发生爆炸,这个炸弹是他们一开始装的,怕飞机还能飞到境外哪个机场降落,所以让它在天上就爆炸,而这个爆炸使得潘景寅不能驾驶,也许是燃烧使得飞机仓中二氧化碳增加造成,所以飞机逐渐调转机头,并降低高度冲向地面。
我们来看周恩来知道飞机坠毁的消息后的表现。王海容送来的是我国驻蒙古使馆发回的密报。看完报告,周恩来顿感如释重负。周恩来高兴地连说;“啊,摔死了,摔死了。”
既然摔死在外国,那就毫无疑问地是叛国了。
然而,这个叛国罪并不是只给三叉戟上的林彪的。毛这么大动作是为了一场运动,是要把“反党集团”“政变”“叛国”罪名,给林彪及其追随者戴上。全国上下一起声讨,瞬间,大批人员受到株连,打倒、抓捕、审查。这才是毛泽东的真实目的。




[001]:《邱会作回忆录》,
[002]:《也谈『林彪“小舰队”成员近况』——当事人陈伦和自述》
[003] :《吴法宪回忆录》
[004]:林彪坠机过程的思考(作者:康廷梓)
[005]:《在大漠那边: 林彪坠机真相》(作者:孙一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